2019年度新闻人物回访:聆听他们的故事倾听他们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16-01-10

 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时间悄无声息从指尖划过,再过2天,2019的星空将永远定格,2020的阳光将普照大地。新闻每天都在发生,而人是新闻永恒的主角。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,很多新闻人物见诸报端。他们额头有汗,眼中有泪,心中有爱,牵动着我们的神经,温暖着我们的心房,激励着我们砥砺前行。

  今天,让我们再一次走近他们,聆听他们的故事,倾听他们的心声。2020,让我们一起向更好的明天迈进。

  今年10 月3 日,蒙城人于雷将父亲架在肩头,站在前观看升国旗,父亲激动得一边拍手一边跟唱国歌,于雷则稳稳地扶住父亲的双腿。这段视频看哭了无数网友,经本报报道感动了无数读者,于雷也一度成为“网红”。日前,记者再次联系上于雷,他笑着说:“一件平常的小事,被这么多人惦记,真的过意不去。”

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 周年。国庆长假期间,于雷带着父母等家人一起畅游北京。去看一次升旗仪式,是老父亲多年来的心愿。10 月3 日清晨,观看升旗的人特别多,于雷一家排在国旗台四五十米开外。

  看到仪仗队走出来,父亲被淹没在人潮中,踮起脚尖也无法看清升旗。情急之下,于雷让父亲坐在了自己的肩膀上。他要像儿时父亲架着他一样,架起父亲观看升旗。这一幕被游客拍下后发在网上,感动了无数网友。

  “常见将儿子架在肩头的,少见将老爸架在肩上的,足见孝心。”面对网友点赞,于雷笑着说:“就是那句老话吧:‘乌鸦反哺,羊羔跪乳。’他们养我小,我养他们老,这是为人子女应该做的。”

  因此,于雷获得了“蒙城好人”的光荣称号,还拿到了1000 元奖金。奖金到账后,于雷领着父母和家人一起下馆子撮了一顿,又加了一些钱,给父母各买了一双鞋子。“从没想过,还能获得这份荣誉。钱不是最重要的,主要是心情好,爸妈开心。”于雷说。

  本报详细报道了于雷的孝心之举后,很多读者也知道这个前肩扛老父亲看升旗的孝子,原来是咱们安徽老乡。

  于雷在合肥做办公用品类生意,经常外出谈生意的他如今多了一张无形的“名片”。上个月,于雷与合肥中关村协同创新智汇园一家企业谈一笔订单,此前一直电话联系,后来上门去为客户实地测量时被项目经理认了出来,很顺利地拿下了订单。“出去谈生意时,经常被人家认出来,说百善孝为先,对我的信任度都大大增加了。”于雷表示,这些都是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  不仅是于雷,老父亲也在小区乃至蒙城老家出了名,都知道他有一个孝顺的好儿子。“老于回来了,欢迎欢迎。”这个月,父母回蒙城老家办事,在大街上就听有人这么喊。“把我爸都喊得不好意思了。”于雷笑着说。

  蒙城还有两家教育培训机构向于雷发出了邀请函,请他去做一个孝心故事分享会。不过,于雷婉言谢绝了。“一方面是因为本身性格腼腆,嘴笨怕说不好;另一方面是觉得,真是一件平常的小事,没什么值得说的。”

  于雷认为,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孩子做榜样,让孩子明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,胜过千言万语的说教。

  来自安徽和县的陶平和妻子朱宗翠,在北京前门石头胡同经营着一间淮南牛肉汤店,回忆起2月1日习总书记走进自己店里的那一幕,夫妻俩依然很激动。此事经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报道后,引起了广泛关注。3月1日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还探访了陶平夫妇在北京开的淮南牛肉汤店(详见本报2月3日、3月2日相关报道)。

  12 月27 日下午,陶平(右二)、朱宗翠(右一)和两名店员在牛肉汤店前合影。(受访者供图)

  12月25日晚,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电话联系了陶平,在匆匆和记者打了个招呼后,他让妻子朱宗翠接听了记者的电话。在得知记者希望了解他们的近况后,朱宗翠表示现在正忙,晚上10点后会闲一些。从电话中记者得知,虽然眼下当地气温很低,但陶平夫妇的淮南牛肉汤店的生意却非常红火。

  25日晚10:09,陶平和妻子朱宗翠接受了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的采访。他们告诉记者,虽然牛肉汤店做的大多是熟客生意,但因为习总书记2月1日到店内和大家拉家常后,牛肉汤店的生意就更红火了,不少人是慕名前来喝牛肉汤的。面对越来越多的顾客,夫妇俩忙不过来了,陶平便让侄子和另一个亲戚过来帮忙,“去年店里就我俩忙,今年店内是4个人忙,现在一般是早上5点多起床,晚上到11点才休息。”朱宗翠说,他们就租住在附近,走路几分钟就到了,“店里闲的时候,大家可以轮流休息,比如我上午10点到11点休息,其他人再轮流歇会。”

  12 月27 日下午,陶平和妻子朱宗翠在牛肉汤店内制作美食。(受访者供图)

  虽然人手多了大家能轮流歇一会儿,但因为要负责店内各种原料的采购,陶平的休息时间有限,“经常骑车去市场买东西,骑三轮车来回要一个小时,所以需要买菜进货时就歇不了了。”陶平说。

  采访中记者得知,虽然店里人手多了,但为了做好小吃店的本职工作、服务好周边群众和来附近游玩的游客,大家基本上都没空闲时间去放松,尤其是1999年就来北京打拼的陶平夫妇,20多年来也没时间去游览一下北京的风景名胜,“我们要坚持经营、诚信经营,这样才能留住更多熟客。”

  对于2020年的展望以及何时回家过年,陶平夫妇表示希望新的一年生活越来越好,将和往年一样在农历腊月廿八左右回老家过年。

  11月22日,中国科学院公布了2019年新增选院士名单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、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教授杨金龙新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。“当选院士,是国家对我所做科研工作的认可,这也是我科研道路上的一个新的开始。”杨金龙表示,对于他来说,更有意思的研究可能还在后头,今后将坚守探索未知世界的“初心”,进一步在量子化学领域探索。

  科技创新就像撬动地球的杠杆,总能创造令人意想不到的奇迹。“从国家和社会发展来看,基础研究是创新的源泉。”杨金龙说,对于从事量子化学理论研究的他来说,将更多成果送上“书架”是他的梦想。

  从1985年读研算起,杨金龙在中国科大学习和工作已有34年。从凝聚态物理研究到量子化学研究,34年间杨金龙始终与微观世界打交道。“在微观尺度上,物理与化学是分不开的,化学物理就是用物理的手段来研究化学的问题,研究的都是分子、原子最基本的规律。”杨金龙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化学物理系由“两弹一星”功勋奖章获得者郭永怀创建,是中国科大建校时就有的系,该系老师一半是物理背景、一半是化学背景,学科交叉更容易碰撞出智慧的火花。

  中国科大单分子科学团队是国际上著名的单分子团队之一。杨金龙与侯建国院士正是这一团队的领头人,其中杨金龙负责理论方面的深度掘进,侯建国负责实验部分的精耕细作。近年来,一手遮天杨金龙在新型功能材料的理论设计与模拟、表面单分子量子行为的表征与调控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原创性成果,如成功实现单分子自旋态的控制等,在国内外产生了重要影响。目前,他已发表SCI论文470余篇,其中3篇发表在《科学》上、4篇发表在《自然》上,相关成果3次入选“中国科技十大进展”榜单。

  “单分子科学团队的大部分研究都是探索自然、发现规律,然后提出一些新概念、新机制、新判据,以解决实际问题。”杨金龙说,在新概念方面,他提出双极磁性半导体的概念,突破用磁场调控自旋的传统固有模式,为发展新型自旋电子学器件提供了新思路;在新机制方面,他提出具有内禀电偶极矩的二维纳米催化剂,突破传统理论对催化剂能隙的限制,用红外光也可直接分解水制氢;在新判据方面,他提出一种新判据来认定电子阴离子化合物,为建立普适的电子阴离子化合物理论奠定了基础。

  “中国科大的环境特别适合科研,这里可以安放一张安静的书桌,自由探索的氛围比较浓。”杨金龙说,在这里,科研人员可以静下心来做原始创新,也有机会与国际最前沿的科学家交流。

  让成果上“书架”或上“货架”,是众多科学家的使命。上“书架”就是“钱变纸”,做好原始创新;上“货架”就是“纸变钱”,把成果用起来,变成产品。对于杨金龙而言,上“书架”与上“货架”并不矛盾,两者缺一不可。

  1月31日,国际顶级期刊《自然》报道了一项重大成果:中国科大路军岭、韦世强、杨金龙等人研发出一种新型催化剂,一手遮天可以解除氢燃料电池一氧化碳“中毒休克”危机,有望加速氢能源汽车的民用推广。

  零排放、零污染的氢燃料电池汽车,代表着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方向。但当前氢燃料电池所使用的氢气,通常含有0.5%至2%的一氧化碳。作为氢燃料电池汽车的“心脏”,燃料电池铂电极容易被一氧化碳杂质气体“毒害”,导致电池性能下降和寿命缩短,严重阻碍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推广。“我们花了几年功夫,重新设计了一种新型催化剂,可以有选择性地高效去除氢燃料中的微量一氧化碳,为氢燃料电池在频繁冷启动和连续运行期间提供全时保护。”杨金龙介绍说,目前他们正在推动这一成果产业化。

  利用太阳光分解水制氢来为人类提供清洁能源,被视为化学“圣杯”。杨金龙提出红外光分解水制氢新思路,则大大扩展了太阳能转化为化学能中可利用的太阳光频谱范围,有望对未来新能源技术发展产生重要影响。

  “我的大部分研究都是力求让成果上‘书架’。但另外一块,用发展的方法来解决国民经济发展中的相关技术难题,也是我们努力的重要方向。”杨金龙说,在让适合做基础研究的人做基础研究的同时,更多的人则要做好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。

  科技创新、科学普及,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。在工作中,他不仅给本科新生上《科学与社会》课,还参与该校的中学生“英才计划”,给中学生讲科普,激发他们对科学的热爱。“把科学家的成果变成科普知识并传播给老百姓,是科学家的义务。”杨金龙说。

  在杨金龙看来,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是他最大的兴趣。“探索全世界都没人知道的事情很有挑战性,但把它搞清楚了会很有成就感、满足感,这就是科研的原动力。”杨金龙说,做科研要沉住气、静下心,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

  当今世界科学研究快速发展,学术浮躁和急功近利的现象并不鲜见。“科研工作者不能随波逐流,科研底线必须守住。”杨金龙说,做科研不是靠吹的,也不可能一帆风顺,要实现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的平衡,“做科研要不停克服困难、解决问题,有些问题一时搞不清楚可以放一放,等段时间换个思路也许困难就会迎刃而解。”

  作为中国科大副校长,行政工作占据了杨金龙不少时间,但他乐在其中。“大学老师的工作,应该由教学、科研、一手遮天服务三部分组成,这三者相辅相成。”杨金龙说,每个人都应该做些服务,这不仅对个人成长很有帮助,也为科研团队的组织提供了很好的经验。

  近年来,杨金龙先后培养了40多名博士生。在学生心中,他始终是个温和的人。“我的理念是给学生更多的自由,多跟他们交流、让他们多提问题,以此来激发他们的主动性和灵感。”杨金龙说,做基础研究要打好扎实的基础、培养良好的科研范式,要有批判性思维和敏锐的眼光,要真正抓住问题、解决问题,不能人云亦云。

  闲暇之余,杨金龙有一个特别的爱好——拍摄花朵。在他的微信朋友圈,隔段时间就能看到他的“新作”。通过拍摄花朵,他已经认识了400多种花。“科学就像花一样,是一种很美的东西。如果这种美的东西我不知道,我一定会想办法认识它、了解它。”杨金龙说。

  这个冬日,合肥梨花巷蒋同扣的豆腐脑摊,温暖了无数人。她每天早上6点出摊,80岁以上老人、10岁以下儿童、携带献血证者均免费吃(本报11月15日报道)。自从本报报道后,蒋同扣说,有一段时间很多合肥市民慕名前来吃豆腐脑,“有的人还多给钱,3元一碗,他给我5元。我找钱。他硬不收。”天气冷了,有亲朋好友建议她歇一歇,不要那么辛苦,但是蒋同扣坚持出摊。她说,只要还能干得动,会继续把豆腐脑摊做下去,做好事,心里高兴。

  往常蒋同扣的豆腐脑摊主要服务合肥梨花巷周边居民,但是这段时间,很多合肥市民开车、坐公交车,甚至打车,专门到她的豆腐脑摊尝一碗充满爱的豆腐脑。

  “有双岗、南七、铜陵路等等好多地方来的,每天至少要增加10碗。”蒋同扣说,有的市民带着《新安晚报》过来,说看到她的故事后很感动,“有一个阿姨过来吃,她吃了一碗再打包一碗给家里人,我收她一碗钱。有一个40岁左右的人,3元一碗,他给我5元。我找钱,他硬不收,他说‘你做好事有爱心,我们也要对你有爱心’。”

  蒋同扣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,她没觉得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,但是看到这么多市民对她的关心和鼓励非常感动,“后来我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凡是拿那天报纸来吃豆腐脑的,都不收钱,这也是我对大家的感谢。”

  转眼到了寒冬腊月,天气越来越冷。每天早晨,蒋同扣一个人推着豆腐脑摊来到梨花巷街头。每天上午9点半,她还会把豆腐脑送到附近献血车上。每周一到周四,她把豆腐脑送到医院对面的献血屋里。

  有亲朋好友劝她说,“你都60多岁的人了,卖豆腐脑也赚不了什么钱,歇一歇,不要那么辛苦。”但是蒋同扣没同意,“如果不是特别的原因,我还是要坚持出摊,很多老人习惯了到我这吃一碗豆腐脑。”

  不过眼下年关将近,蒋同扣准备在年前歇几天去看望家里长辈。“过年期间,生意也不是太好,会歇几天。肥东老家舅舅、舅妈、姨娘都八九十岁了,我也要去看看他们,这也是咱们中国人的传统。”蒋同扣说,平时她都是在合肥梨花巷附近租房子,到时候也要回自家房子打扫,准备迎接新年。

  至于明年的打算,蒋同扣说,就是把豆腐脑做好,“能做一点好事,我很高兴。只要我干得动,就会把这豆腐脑摊一直干下去。”

  出生时仅25周、加起来体重不到4斤……今年11月4日,淮北一对病重的超早产双胞胎兄弟在爱心护送下乘坐医疗专机,跨越700多公里,抵达北京八一儿童医院接受治疗。如今,这对出生3个月大的双胞胎兄弟怎么样了?岁末,记者再次回访两兄弟的妈妈刘从艳。

  “大宝的体重有6斤了,小宝也有6斤6两了。”12月26日,刘从艳告诉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记者,两兄弟虽仍在治疗观察中,但身体状况日渐好转,已比较稳定。

  “小宝情况稍好一些,可以自己呼吸了,在锻炼自己吃奶。”刘从艳说,现在胃管喂奶加上自主吃奶,小宝的奶量已经有60多毫升。而大宝由于喂养不耐受,奶量不太多,“查出是坏死性小肠结肠炎,12月25日刚动了手术,现在还在禁食,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和观察。”刘从艳说,由于两兄弟还患有早产儿视网膜病,目前也在治疗当中。她告诉记者,入院以来,已经交了3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。

  “医生说小宝年前有希望恢复出院,大宝现在还在使用无创呼吸机,治疗、恢复慢一点。”记者当天下午采访刘从艳时,她已经回到老家淮北,正在为小宝准备新的衣物,“有我们自己准备的,还有别人送给两兄弟的。”她告诉记者,这次回家她赶忙把新衣服洗洗晒晒,等着给小宝出院换上。

  而此前的这些天,刘从艳只回过一次淮北老家。“三个小时客车,三个小时候车,七个小时火车。回家看看大的(大女儿),再回北京看看两个小的。”刘从艳的朋友圈里晒出了她12月中旬从徐州往返北京的车票。“从我们镇上到徐州只有下午4点多的客车,坐了客车到徐州,再从徐州坐火车去北京,晚上十点多坐到第二天早上,正好去医院。”说起往返家和医院的路,虽说有些辗转,但刘从艳不觉得辛苦,“心里想着孩子们在盼着我,就不累。”

  年末,两兄弟的爸爸孙快快也将结束在北京工地上的活,夫妻俩开始考虑过年的事。“小宝要是年前顺利出院的话,我们打算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,方便去医院照看大宝,也可以把2岁的大女儿接过来,一家人一起过个年。”盼着团聚的孙快快夫妻俩说,现在的心愿就是希望两个小伙早点恢复顺利出院,和家人们相见团聚。

  记者查询了解到,截至12月26日下午3时,在水滴公益的筹款平台上,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名为“早产双胞胎命悬一线盼救助”项目,目标金额为50万元,有7千多捐款次数,筹集15万余元;在微公益的筹款平台上,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名为“25周同卵早产双胞胎命悬一线急盼转院救助”项目,目标金额为70万元,有1万6千多人次捐款,已筹款29万余元。如果您愿意为这对双胞胎兄弟早日回家团圆献份爱心,可通过以上筹款平台进行捐款。